移動應用

電動力微信公眾號

俄羅斯烏克蘭沖突,全球汽車將會漲價?

分享到  

全世界車企和汽車消費者,包括中國在內,都無法置身事外。

“俄羅斯攻打烏克蘭,全球造車成本抬升,買車漲價!边@并不是一句玩笑話。

隨著俄羅斯摧毀烏克蘭大部分軍事能力,兵臨基輔城下,美國與歐盟宣布將針對俄羅斯經濟出臺新的制裁舉措。歐盟方面宣布凍結俄羅斯在歐洲的所有資產,美國宣布制裁俄羅斯銀行高達1萬億美元資產。

俄烏戰爭已經不只是個宏觀的政治話題,對全球汽車產業和關聯的智能化產業來說,可能將蒙上一層陰影。哪怕整車企業和零部件供應商遠在美國、歐洲、中國在內亞洲的,也逃不脫供應鏈的連帶影響。

畢竟,現在汽車產業高度全球化,牽一發而動全身,俄羅斯和烏克蘭作為資源重地卷入戰爭和經濟制裁,疼痛便很快會傳遍全球的制造業。

我們需要預見到風險、陰影和疼痛的級別,在迷霧陰霾里找尋路徑。

01、汽車價格普漲?

為什么俄羅斯-烏克蘭沖突,會關系到全球汽車產業?首先這要提到俄羅斯和烏克蘭的資源出口國身份。

俄羅斯是全球多種關鍵金屬材料的最大供應國,包括鈀和鎳在內的貴金屬。這些金屬元素恰恰是各國汽車產業的必需品。

廚房用具、手機、醫療設備、交通、建筑和電力,以及新能源車鋰離子電池所用的鎳元素,俄羅斯是全球重要供應國;用于凈化汽車尾氣的催化式排氣凈化器,需要使用貴金屬鈀,而俄羅斯供應量占了全球超過四成比重。無論是汽油車還是柴油車,都需要尾氣凈化處理系統。汽車、建筑、機械和包裝需要的鋁材,俄羅斯提供了全球的四分之一。

根據C次元查閱的一份統計數據,俄羅斯占全球金屬資源出口量比重驚人:鎳為49%、鈀42%、鋁26%、鉑13%、鋼7% 和銅4%。被攻打的烏克蘭在鈀金出口方面也不弱,承擔了美國35%鈀供應。顯而易見,俄羅斯和烏克蘭如果切斷供應,將對原材料價格造成巨大的上行壓力。

按照研究公司Guidehouse Insights首席汽車業分析師Sam Abuelsamid的觀點,一旦俄羅斯方面同西方展開經濟對抗,切斷鈀金出口供應,“汽車制造商將不得不尋找(鈀金的)替代供應,否則無法繼續生產使用內燃發動機的汽車!

▲ 俄羅斯含鐵金屬出口量在增長

的確,車企可以尋找替代來源,比如南非和津巴布韋也生產大量的鈀金,但是這兩個國家無法抵消俄羅斯方面斷供帶來的影響,因為早在俄羅斯部隊本周進攻烏克蘭之前,鈀金在期貨市場上的價格就已經快速攀升。2021年12月中旬,鈀金價格跌到每盎司1,600美元。而到2022年年初,這個價格是1,750美元;到2月23日,價格躍升至2,400美元以上。

鈀金如此大幅度漲價,會給汽車制造商以及購車消費者帶來什么影響?根據計算,每輛轎車將因此成本上漲150美元,而搭載排量更大的SUV、皮卡和跑車則將增長200美元。換算成人民幣,就是每輛車成本或者價格會比原來高出一千元左右(947~1,264元)?雌饋硭坪醪凰愀,但這只是單個因素帶來的成本增加,下文還有更多因素有可能提高全球汽車的生產和銷售成本。

多出來的成本誰承擔?對車企來說,將被迫去決定到底是自己默默咽下去苦果,還是將壓力轉嫁給消費者,F在美國市場新車終端售價已經達到創紀錄的歷史新高,2022年1月單車均價達到4.5萬美元(約合人民幣28.4萬元)。對中國消費者來說呢?

▲ 俄羅斯含鐵金屬出口量

也許供應鏈相對獨立的中國汽車產業受到影響小一些,可畢竟我們無法脫離地球村,所以倘若你看中的愛車,短時間內要多付千元,長期漲價幅度可能還不止這個級別,你會開心么?

如果再考慮到俄烏戰爭會通過農業、能源、金融影響全球經濟,那么“成本上升、收入下降”,整個世界面臨又一次經濟危機的巨大壓力。

按照C次元獲得的數據,俄羅斯供應歐洲約30%的石油和35%的天然氣,沖突有可能導致油氣價格暴漲50-150%,如果油價從90美元上升到175美元,天然氣價格飆升到250美元,后果嚴重性不言而喻。

農業角度的推演也相當糟糕。俄羅斯和烏克蘭分別是全球第一和第五大小麥種植國,大麥、玉米、向日葵和油菜籽的生產也將受到嚴重影響。澳洲等作為替代國無法完全補充損失,因為全球23%的氨、17%的鉀肥、14%的尿素和10%的磷酸鹽來自俄羅斯,我們中國雖然化肥供應量巨大,但主要用于國內。一旦戰事拉高化肥成本、作物價格,全球都會受到殃及,中國情況相對較好,卻也難獨善其身。

嗯,要知道,價格普漲的,還遠不止這些原材料和汽車本身。

02、新能源和半導體或受挫

鈀金就已經足夠讓全球汽車產業頭疼。倘若鎳金屬供應也受到限制,那么全世界正在如火如荼推進的新能源汽車革新就要受挫了。

當前鋰離子電池里面,低鎳低鈷雖然是一個趨勢,811三元鋰電池甚至無鎳無鈷電池,成為寧德時代等諸多動力電池供應商的努力方向,但是畢竟鎳扮演了提高體積能量密度的角色,而鈷起到了支撐框架的作用,短時間內還很難被替代。一旦俄羅斯的鎳金屬供應也被切斷,動力電池的供應下行,那么新能源車的高增長態勢必然受到拖累。

就像鈀金,鎳金屬供應也有替代國——印度尼西亞和菲律賓,這兩個東盟國家是最重要的“替補選手”。但鎳的價格和需求也是急速上升,汽車產業一樣要面臨類似鈀金的那種壓力。這一點,從各國的新能源車銷量目標就能看出來——目標越高,則原材料供應不足時候,帶來的痛苦就越難忍。

每一片大陸,都給汽車產業電動化設立了宏偉目標。

2020年,中國國務院發布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規劃(2021-2035年),計劃到2025年,新能源汽車新車銷售量達到汽車新車銷售總量的20%左右。2021年新能源車市爆發式增長至340萬輛銷量,讓這個目標顯得非常保守,2022年新能源車銷量預期值被提高到550~600萬輛左右。一部分機構預測2025年這個數字會是935萬輛,屆時滲透率將高達三分之一,遠高于20%目標值。

歐洲的電動車目標激進程度并不遜色于中國。甚至連長期享受低油價、不甚待見電動車的美國,經過2025 CAFE企業油耗目標拉鋸戰,輪到支持環保的民主黨上臺之后也改弦更張,拜登政府宣布到2030年,電動車將占據車市銷量的一半。

電動化跟智能化是一對雙胞胎兄弟,這次產業鏈面臨戰火威脅的命運也在趨同。

內存芯片生產商的擔憂一點兒也不亞于汽車制造商,一份花旗的研究報告顯示,俄烏戰爭可能會破壞氖、氪和氙的供應,這些惰性氣體元素乃是芯片生產中使用的激光器所必需的。為了應對突發事件,內存芯片生產商已經將惰性氣體庫存從常規的4周提高到6到8周,卻無法解決長期問題。

按照富國銀行分析師Aaron Raker提供的數據,烏克蘭生產供應美國90%的氖。因此俄烏戰爭有可能導致惰性氣體供應不足,推高半導體晶圓價格,加劇芯片短缺。

除了俄羅斯自身,西方也擔憂俄羅斯的“盟友”采取類似的舉措來反擊西方。

“最關鍵的是中國會怎么做,”分析師Sam Abuelsamid表示!叭绻覀儗Χ砹_斯實施嚴厲制裁,他們可能會做出回應,并切斷我們獲得許多我們需要的東西,”包括電路板和其他原材料,例如電動汽車所需的鋰。當然,截至目前,我國的表態是希望雙方本著和平原則談判,并未參與到爭端之中。不過,這也取決于美國是否繼續同中國開展貿易戰。

僅僅鎳和鈀兩種元素,就可以對全球汽車產業造成一個讓人不敢恭維的結果,別說俄羅斯還是天然氣、石油等其他資源的重要出口國。大國影響力之巨大,并不總是只依靠軍隊來實現,資源和商業,從來都是與炮彈并駕齊驅的彈藥。

03、造與賣的沉浮

比起更為直觀的資源出口,俄羅斯同時還是汽車產業的重要制造中樞和關鍵市場,一旦俄羅斯受到制裁,無論是當地的汽車制造還是銷售事業,無疑都會蒙受沉重打擊。

包括大眾、豐田、雷諾-日產和Stellantis在內的車企均在當地設有工廠。根據分析人士和產業官員統計,在俄羅斯生產的汽車,至少有四分之一零部件是進口自包括美國在內的其它國家,所以如果一旦俄羅斯受到經濟制裁,西方技術和產品停運,那么就會導致前述車企工廠的運行陷入困境。

越是在俄羅斯押下重寶的跨國車企,此刻越是心慌亂如麻。俄烏戰爭投射的陰影,讓人聯想起2018年美國制裁伊朗之后,PSA、雷諾等悉數停產,損失了幾十萬輛年銷量。

首當其沖的是雷諾-日產-伏爾加集團,伏爾加汽車是俄羅斯市場銷量最高的車企,旗下拉達品牌2021年銷量為35萬輛,貢獻了全俄20%以上新車年銷量。雷諾首席執行官盧卡·德·梅奧表示對俄烏態勢密切關注,首席財務官Clotilde Delbos則試圖給旁人吃下定心丸,一再解釋伏爾加無論是供應鏈還是資金鏈都是充分自給自足,所以“在我們看來,非常安全”。

資本市場沒怎么買賬,當地時間24日雷諾股票價格跌落超過9%。伏爾加汽車首席執行官Nicolas Maure顯然沒有母公司掌門人那么輕松,宣布已經開始尋找芯片供應替代方案,以防俄羅斯被歐美制裁經濟。

然后是陷入焦慮的大眾汽車和Stellantis,這兩家都在俄羅斯卡盧加設有工廠。該城市位于莫斯科西南180公里處,乃是俄羅斯汽車制造的中樞,除了整車企業之外,諸如大陸、麥格納和偉世通等供應商也聚集在此。

大眾卡盧加工廠生產的車型包括:大眾品牌途觀(參數丨圖片)和Polo,斯柯達品牌昕銳,為奧迪Q7和Q8組裝半成品套件。2021年產能為11.8萬輛整車和15萬臺發動機。2007年開張以來,大眾已經為該廠投資超過10億歐元,占據在俄業務總投入20億歐元的一半。此外,GAZ汽車公司下諾夫哥羅德工廠代工生產大眾和斯柯達品牌車型。

Stellantis則同三菱汽車在卡盧加設立了合資工廠,2017年該廠為其前身PSA生產面包車,在PSA收購歐寶、并與FCA合并為Stellantis之后,工廠生產標致、雪鐵龍和歐寶三個品牌的面包車。

▲ 雷諾股價大跌

其他歐美車企包括:

·梅賽德斯-奔馳,在莫斯科西北部投資超過2.5億歐元建廠,2019年4月開張,擁有員工超過1,000人,生產奔馳E級和SUV車型;

·寶馬自從1999年以來,由俄羅斯Avtotor公司卡列寧格勒工廠以SKD模式組裝,2020年寶馬放棄在當地興建完全生產工廠的計劃;

·美系福特和通用已經退出俄羅斯市場好幾年了,福特于 2019年關閉了包括在圣彼得堡的一家工廠在內的業務,通用汽車于2015年開始退出,并于2019年將其剩余股份出售給伏爾加汽車。

奔馳寶馬的發言人要么只能表示嚴重關切事態,要么只能感嘆“我們運行公司,得在政治設立的規則框架內進行”。產業再怎么掙錢,遇上政治風波也無能為力。

04、中國車企怎么辦?

中國讀者自然更關注中國車企。作為“雙循環”戰略的一部分,汽車公司“走出去”拓展海外市場是最近幾年的熱潮。俄羅斯成為中國汽車出口市場TOP3已有多年歷史,在這股熱潮里又重新成為自主車企的重要目標。

根據我們查閱統計機構數據,2021年在俄羅斯銷量最高的中國車企是長城和奇瑞,哈弗與奇瑞品牌系列分別為3.9萬輛和3.7萬輛,甚至連奇瑞星途也賣出了近四千輛。另一家破萬的中國車企是吉利,銷量2.5萬輛。長安、一汽、廣汽等也都有水平不等的成績。

這使得2021年中國車企在俄羅斯總銷量首次跨過10萬輛的大關,同比增長102.3%達到115,700輛成為2021年俄羅斯車市里唯一一個大幅增長的系別。

長城汽車在東歐布局良久,圖拉工廠從2021年9月起實行兩班制,11-12月達到了年產8萬輛的設計產能,支撐哈弗品牌這兩個月在俄銷量上升到4,000余輛。奇瑞曾經在俄羅斯實現組裝,因為業績滑坡而擱置,現在又重新考慮組裝乃至當地化生產,還同俄羅斯Sollers集團就汽車生產和電動汽車技術開發等領域的合作進行談判。吉利則是由白俄羅斯工廠向俄羅斯市場提供出口車輛。

從投放新車看,中國車企原本是在俄羅斯市場“鉚足了勁”,例如哈弗將帶來F7/7X和大狗,奇瑞今年將引入瑞虎4 Pro和首款全球車型OMODA 5(首個登陸市場即為俄羅斯),吉利將在俄發布首款中型SUV星越L和新一代Altas,第二代長安CS55 Plus也是今年在俄羅斯上市。

越是期望十足,那么在風波面前越是心憂不已。雖然歐美車企因為政府與俄羅斯的沖突,在當地市場會更受拖累,似乎看起來對中國品牌有利,但倘若俄羅斯經濟受制裁的嚴重滑坡,消費者的購買力與信心都會受挫,對雄心勃勃的中國車企絕不是好事。

2010年和2015年前后,俄羅斯車市因政治和經濟原因多次腰斬式滑坡,便是前車之鑒。按照歐洲商會AEB預計,在政治局面不惡化、沒有新的貿易限制(特別是制裁)的前提下,2022年俄羅斯輕型車市場銷量將達到172萬輛,同比增長約3.3%。這個前提條件,看來已經只是個美好的設想。

俄烏戰爭的戰火,不但燒到了基輔旁側,也燒到了汽車乃至半導體產業。中國汽車行業與消費者,同樣無法置身事外。在浪潮起伏中如何把握好自身的方向,將是我們面臨的重大考驗。

END

決策者智庫-AuToPros

即便是疫情加重了企業精準獲客的難度,營銷轉化變得愈發困難的今天,決策者智庫也未曾停止過探索和前進的腳步,我們會繼續致力于幫助企業拓寬精準客戶線索,幫助企業與自己的客戶建立更直接、更正面的聯絡和交往,以提高企業的業績增長為終極使命,不斷地嘗試并實踐更高效的方式和方法!

未來的道路或許還會異常艱難,我們要生存,我們還有想要發展的野心和抱負,機會永遠會留給有決心有勇氣有準備的人,決策者集團有信心更愿意與廣大企業客戶一起,用我們的專業和努力,迎接下半場的市場競爭紅利!

AuToPros基于行業研究,以會議和研究報告的形式,邀請行業大咖傳播真知灼見、解構行業案例;以直播、線上+線下會議、行業白皮書、榜單的組合形式,幫助客戶實現To B營銷整合;以百萬級的企業高管、政府官員、專家學者等數據為基礎,協助客戶構建自己的私域流量和事關企業成敗的外部人脈朋友圈(客戶、投資人、潛在核心人才、政府、媒體等)。十余年來AuToPros成功策劃并執行了超過30場大型國際會議,以及50多場各類型小型活動。我們旨在為我們的戰略合作伙伴提供精準的業務對接需求,以活動為載體幫助企業無論線上亦或是線下的有效結識,精準對接。除主辦活動以外,我們還可以根據企業的需求,量身定制論壇、CEO閉門會、企業對接·商務考察、客戶答謝會、線上分享、招商會、專業培訓等活動,為企業提供全方位的行業對接外包服務。

編輯:安迪

網友評論

正在改版,即將上線。
正在改版,即將上線。
正在改版,即將上線。
正在改版,即將上線。
正在改版,即將上線。
正在改版,即將上線。
正在改版,即將上線。
正在改版,即將上線。
一边吃胸一边揉下面的视频,国产无套粉嫩白浆在线,最近最新中文字幕大全高清3,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